假设历史•蒙古人没有中亚的技术能打败南宋吗?

时间:2017-11-20   /   关键词:[ 忽必烈 刘整 吕文焕 ]   /   来源:大风歌

出处:凤凰历史 作者: 兰斯

元朝与清朝一直是中国历史爱好者的两个超级话题。但是关于明清之战却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股风暴,而宋元就差了许多,毕竟“败给世界最强”的蒙古大军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不过蒙古骑兵虽然在13世纪是当之无愧的NO.1,却依旧是通过一步步积累而成的。更何况攻城向来是游牧民族短板,而宋代却又是中国筑城技术发展的一个高峰。如果没有那些外来的,尤其是来自西域(中亚)的技术(特别是攻城技术)输入,蒙古人能否拿下南宋呢?

靠着中亚逆袭的蒙古人

蒙古人在早年其实非常贫穷,拿着骨头制作的武器与敌人作战也是家常便饭。因此虽然蒙古人无比残暴,但是每次屠城之后,工匠都是要被留下的。成吉思汗时期,蒙古征服花拉子模为首的中亚诸国,将大批中亚的工匠掠走为自己的军队打造武器。蒙古人在得到了中亚地区的技术输入之后,一下子就从屌丝变成了高富帅。

变成了高富帅的蒙古军队

同时中亚是具装骑兵的故乡,得到了中亚的工匠之后,蒙古骑兵在重骑兵方面大大增强了。蒙古骑兵和很多人的想象中不同,后来其赖以横扫世界的无敌骑兵有四成是重装骑兵。这只无敌铁骑的诞生和来自中亚的具装不无关系。宋人在《黑鞑事略》里评价蒙古骑兵:往往喜欢先冲锋试图一口气击溃对方的阵型,如果步兵战阵无法坚持住,那么接下来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了;如果对面的步兵训练有素,挡住了蒙古骑兵的冲击,那么就使用曼古歹战术层层削弱,最后骑兵突击解决战斗。

而除了盔甲外,蒙古人使用的环刀也是“效回回样”的。宋人评价这种来自中亚的环刀非常轻便犀利。手持中亚工匠打造的环刀,身着西域的盔甲,蒙古骑兵的装备成功进入了世界一流水准。这个时候在野外战场上,蒙古人已经是无所畏惧了,他们需要克服的是游牧民族在城市攻守上的先天性短板。这一次中亚工匠的表现将会让世界铭记。

迥异于东亚的抛石机

说中亚攻城技术之前,我们先看看宋代的城池防御技术。宋代是中国城池防御技术发展的一个高峰期,到了宋蒙战争期间,更是将传统的城防技艺发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以赫赫有名的襄阳为例,是此时中国少有的砖石城池,防御力远比一般的夯土城墙来的强大。宋孝宗时期更是完全抛弃了过去的床弩守城法,给襄阳增筑了四座砲台和十一条慢道。而砲台的建造标志着宋军可以像魔戒里的刚铎守军一样和攻城方“对砲”。

忽必烈灭宋,襄阳是关键一战

再加上襄阳城环水的自然环境,东亚地区的传统攻城技术确实无可奈何了。因为在曾公亮《武经总要》中记载宋代中国使用有十六种抛石机,其中七种抛石机的制度、射程等为该书所详载。它们在运用时,均用力太多,而所抛炮石之重量则甚微,只有几斤、几十斤。仅就威力较大的“七梢炮”来看,射击时拽手人数多至二百五十人,炮石的重量也不过九十斤,而射程才只有五十步而已。对于占据优势投射位置,城墙结构为砖石的宋朝守军来说,这种程度已经不在话下了。

不过蒙古人和以往的所有敌人都不同,他有着更多的技术来源。早在元太祖时,就曾令薜塔剌海佩金虎符,为炮手,“征回回、畏吾儿以炮立功”。中统三年(1262年)李叛于济南,薜塔剌海之子又领命以炮破其城。这说明在蒙古军队全面发动对南宋的战争之前,已经有回回炮手进入中国。

伊斯兰世界的配重投石机远比东亚的人力投石机威力大

至元四年(1267年)南宋降将刘整向世祖建议,若要灭宋,必须先取宋之军事重镇襄阳、樊城二地。第二年元兵就来到了襄阳和樊城外围。第三年,两城已被元军紧紧围困,然而因二城之间为汉水(襄阳在汉水之南,樊城在汉水之北),又有浮桥相通,宋军隔江互为犄角,而且尚可互相呼应。元军久攻不下,于是下令拆毁汉水浮桥,又在汉水中筑一高台,上置弩炮,下设石囤五。

这样以来,切断了襄阳与樊城的联系,两城被隔绝开来,宋军无法再由水路相援。然而元军连续进攻多年,均由于宋军的顽强抵抗,而未能拿下二城,蒙古人迫于无奈,乃再筑长围,企图作久困之计。这时,熟悉西域情况的元军主帅、畏吾儿人阿里海牙以回回炮威力甚大,乃建议元世祖征西域回回炮前来助战。于是忽必烈便“遣使征炮匠于波斯”。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的使臣到达波斯,请伊利汗阿八哈遣发炮匠,支援元军最后吞并南宋的军事行动。阿八哈遂派出身制炮世家,以善造炮而名扬西域的回回炮手旭烈(赫拉特)人亦思马因和木发里人阿老瓦丁前往中国。自此以后,大量的西域回回炮手开始陆续应征来华。

在射雕英雄传里守卫襄阳的吕文焕被黑的很惨,但其实他还是抵抗了很久

亦思马因和阿老瓦丁大约在至元九年(1272年)初举家驰驿来到大都,忽必烈“给以官舍”,二人奉旨制作回回炮。首门大炮造出时,世祖命在大都午门前试射,并亲临观看,即至试毕,忽必烈大加赞赏,乃赐予二人衣物绸缎,以示奖励。当时阿里海牙久攻樊、襄二城正不得手,亦思马因乃受命以其炮术前往助战。樊城宋军这时“以栅蔽城”,仍然进行顽强抵抗。亦思马因至此,即以“回回炮击之,立焚其栅”,至元十年(1273年)正月,樊城遂被元军攻破。“阿里海牙既破樊,移其攻具以向襄阳”,亦思马因在襄阳城外经细致观察,乃根据地势于襄阳城外东南角装置了能发射重一百五十斤巨石的回回炮,待令射向城内。当阿里海牙下命开炮后,“声震天地,所击无不摧毁,入地七尺。”由于炮攻的凌厉,守城的宋军安抚使吕文焕为此而束手无策,最后自知不敌,乃献襄阳城向元军投降。

抛石机的大量运用后,传统床弩基本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

除了襄阳回回炮在各处皆有运用

襄樊战役让回回炮被载入了历史史册,但是事实上回回炮在宋蒙战场上的应用远不止这次。蒙古人也不可能放着这么强的大杀器不用,在征服南宋的各个战场上处处可见其身影。至元十一年(1274年)元军开始准备大举渡江,然“宋兵陈于南岸”,且“拥舟师迎战”,以阻元军南下。时亦思马因病逝,由其子布伯袭任回回炮手总管之职。布伯率炮手于长江北岸布置重炮阵地,继而以回回炮密集的炮石击溃了长江南岸的宋朝舟师,使其“舟悉皆没”,为元军胜利渡江扫除了障碍。渡江后,布伯及所率回回炮手又随元军参加了及乎所有的重大战役,而且回回炮“每战用之,皆有功”。

宋人研发和仿制能力都不错,可惜没有机会了

南宋军队在领略了回回炮的威力,饱尝其苦头之后,也极为重视这一重大武器的研制。早在樊城、襄阳被回回炮攻破后,南宋王朝便旨令边郡,加紧仿造。《宋史·兵志》言道:“咸淳九年(1273年)沿边州郡因降式,制回回炮。”然因败势已定,宋人虽制出回回炮,终究未能挽回其在军事上的节节失利。

结语

蒙古人通过西域的工匠,从过去那个使用骨质武器的穷屌丝摇身一变成了世界一流的高富帅。蒙古骑兵也因为中亚具装的补充而升华成了后世那个被人津津乐道的无敌铁骑。

通过来自波斯的抛石机技术,蒙古人很快打破了6年无法攻下的襄阳城防。并且在各处击破南宋军队。

如此多的应用,如此丰硕的成果,如果缺了这一环,能否成功相信已经有答案了。

登录 收藏

评论